《危楼愚夫》Durak中文译为[白痴]我们却拍不出

提起俄罗斯电影,大家会想到什么呢?

近几年最知名的,应该就是《他是龙》了。

但其实,前苏联时期在电影上的成就相当之高。

 

斯坦尼斯拉夫斯基,写出了《演员的自我修养》的电影理论大师。

这部自黑片,99%的中国电影人想拍但拍不了

谢尔盖·爱森斯坦,世界电影史上的灵魂人物,第一次将电影与蒙太奇艺术实现了完美的结合。

 

这部自黑片,99%的中国电影人想拍但拍不了

爱森斯坦拍摄于1925年的蒙太奇扛鼎之作《战舰波将金号》

 

除开这两位伟大的先驱者,前苏联还有着一堆的大师:

 

普多夫金,杜甫仁科,塔可夫斯基……

 

不过,1991年苏联解体后,其电影的发展也走向了衰落。

 

然而即使衰落,俄罗斯电影还是继承了其前人的光辉,涌现出了很多佳作。

 

比如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部——

《危楼愚夫》

Durak

这部自黑片,99%的中国电影人想拍但拍不了

电影的俄文名字是Durak,直译成中文是「白痴」,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经典小说《白痴》同名。

小说《白痴》讲述了一个堂吉诃德式的人物,他试图以爱和信仰拯救世界,却被周遭的人视为“白痴”,成为了一个被侮辱和被损害的人。

而这部电影,就是一出现代版《白痴》。

迪马是一个管道工,同时他还在自学建筑学,准备建筑师考试。

这部自黑片,99%的中国电影人想拍但拍不了

一次维修水管的过程中,他发现一栋老楼即将倒塌

而这座老楼里,还生活着800多名住客。

这部自黑片,99%的中国电影人想拍但拍不了

为了能够疏散老楼里的住客,他独自奔走奋战了一整夜。

这部影片便通过迪马一整夜的所见所闻,呈现出了一个由内而外整体性溃烂的社会。

底层生活的溃烂

即将崩塌的老楼是前苏联时期的遗留物。

老楼里人们的生活,充满了绝望感。

这部自黑片,99%的中国电影人想拍但拍不了

 

影片开头第一幕,便是一个酗酒的男人正为点小事,暴打自己的女儿和妻子。

 

这部自黑片,99%的中国电影人想拍但拍不了

 

这是整栋老楼里夫妻生活的一个侧写。

 

男性普遍酗酒行凶,女性和孩子遭受着暴力。

 

并且,为了生活,妻子甚至并不同意警察将丈夫带走。

这部自黑片,99%的中国电影人想拍但拍不了

楼里的青少年每天各处游荡,挥洒着自己无处发泄的精力。

打架斗殴、砸烂楼前的木椅、跑到楼顶天台做爱、聚众吸食大麻……

这部自黑片,99%的中国电影人想拍但拍不了

楼里的老年人一脸颓然,整日枯坐在家中,喝酒、吸毒、赌博。

他们的生活,是等死的一天又一天。

这部自黑片,99%的中国电影人想拍但拍不了

即将崩塌的老楼里,生活的就是这样堕落到骨子里的社会底层。

他们自甘于现状,已经不再认为自己的生活有改变的可能。

同时,他们也从来不寄希望于市政府会关心他们。

这部自黑片,99%的中国电影人想拍但拍不了

 

高层权力的溃烂

迪马深夜找到女市长报告险情时,整个市政府的人正在为女市长庆祝生日。

灯红酒绿,一片糜烂。

官僚们把女市长围在自己中间,拍着马屁,称颂她为自己的“妈妈”。

这部自黑片,99%的中国电影人想拍但拍不了

当女市长听闻有一座老楼要崩塌的时候,她慌了。

因为一个事故发生的时候,几乎必然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。

那些被贪污的,本该用于维修老楼的资金,不仅流向了房管部长一个人的口袋。

从基层检查员的油水,到各个部长的别墅,再到孝敬给更高级官员的红包……

女市长清楚:腐败是链条式的,覆盖从上到下的每一个环节,出了事故,市政的每个人都逃不了。

这部自黑片,99%的中国电影人想拍但拍不了

她马上召集所有部长一起开会,而各个部长却相互推诿着责任。

女市长怒了,说出了更多内幕。

政府预算的一半被拿出去贿赂官僚;医务部长自己偷着卖抗生素,治疗病人只能用路边的草;警察局长把警察局变成了黑社会;消防部长自己贪污消防费用……

这部自黑片,99%的中国电影人想拍但拍不了

而这些腐败,只是权力失控的表象。

失控的权力,是外部无法约束、内部也无法约束的力量。

为了逃避责任,女市长和几位部长商讨后,决定配合导演一出火灾,然后再疏散老楼里的人们。

但是,问题来了。

女市长发现,自己管理下的市财政缺口很大,没有钱安置疏散后的800多人。

她的丈夫劝她:不能从那座楼里疏散任何人。

女市长尚有良知地回击道:楼里都是活生生的人!

这部自黑片,99%的中国电影人想拍但拍不了

而她的丈夫却不慌不乱地说到:

“臭婊子,什么时候你开始关心起民众了?

看到800个人一起死,与你平时看着他们一个个的死有什么区别?”

这部自黑片,99%的中国电影人想拍但拍不了

女市长站在夜色里,望着远处的大楼,沉默了。

她在想什么呢?

800多个人活生生的命?

维持市政体系还能稳定运行?

整个市政官僚团体的利益?

这部自黑片,99%的中国电影人想拍但拍不了

鳄鱼的眼泪在她的眼眶里盘旋,终于,女市长下了决定。

她联合起了其他几个部长,把负责老楼安全的消防、房管两位部长给暗杀了。

随后,又一把火烧掉了两位部长与市政来往的资料。

这样,即使早上老楼塌了,把责任推到他俩身上就万事大吉。

这部自黑片,99%的中国电影人想拍但拍不了

失控的权力漠视底层民众的生命,也漠视掌权者残存的良知。

它仿佛是一种有机的生命体,无差别的吞噬包括民众和掌权者的每一个人。

 

而整个权力系统在其作用下,也将溃烂而无可挽回。

人心的溃烂

人心的溃烂,相比于权力系统的溃烂更加可怕。

男主迪马是个普通人,拿普通工资,怀揣着成为建筑师的美好理想。

他的父母整日争吵,原因——他的父亲是个正直的人。

父亲年轻时建设建设国家,在吊车上吸了无数尘土,身体已经垮掉了。

母亲一直抱怨着父亲,因为他当年没向其他人一样去“挖社会主义墙角”。

这部自黑片,99%的中国电影人想拍但拍不了

在母亲眼里,丈夫和儿子是一个模子刻出的两个傻瓜。

 

这部自黑片,99%的中国电影人想拍但拍不了

但迪马不这样认为,他继承了父亲的正直。

他会和父亲一起赶走闹事的青少年,会不厌其烦地修理楼下被破坏的长椅。

他会大半夜因危楼良心不安,想尽一切办法找到女市长救人。

这个危楼下的愚夫是这座城市里唯一关心那800个人生命的,是这座城市唯一的光。

这部自黑片,99%的中国电影人想拍但拍不了

迪马半夜去找市长的路上,影片有一个三分钟的跟拍长镜头。

同时,配上了维克多·崔的《Спокойная ночь》。

一个悲壮、孤注一掷的孤胆英雄形象油然而生。

「危楼愚夫,寒冬夜行」

这部自黑片,99%的中国电影人想拍但拍不了

但这一遭行走,却差点没断送了迪马的性命。

女市长派警察暗杀两位部长的时候,也把迪马抓了起来。

在郊区的一座大桥下,房管局长替他求了情:“他只是一个管道工,他什么都不会说,让他走吧……”

警察开出了条件——必须当夜带着全家离开这座城市。

迪马临走时,房管局长望着他说到:你真是个傻瓜。

这部自黑片,99%的中国电影人想拍但拍不了

迪马回到家里,对家人说明了情况,准备收拾东西离开。

他的父亲对他说道:

快走吧儿子,这里永远都不会有变化了,永远不会。

这部自黑片,99%的中国电影人想拍但拍不了

迪马开着车带着妻子和儿子准备逃出这座城市。

路过危楼时,他发现市长谋杀了两位背锅部长,也仍没有对危楼采取任何疏散措施。

他下车,准备自己前去叫醒危楼里昏睡的人。

妻子拉住了他说道:他们对我们来说什么都不是。

这部自黑片,99%的中国电影人想拍但拍不了

迪马听到这番话,愤怒地扯住了妻子的肩膀。

随即,他颓然地望着他的妻子说到:

你难道还不明白吗?

我们像猪一样活着,便会像猪一样死去。

因为我们对于对方都无足轻重。

这部自黑片,99%的中国电影人想拍但拍不了

说完这番话,迪马便无视官僚对他的生命威胁,冲进了危楼。

他高呼着:“楼要塌了,赶快出来!”,叫醒了危楼里昏睡的人们,将他们赶到了楼下。

人们被迪马赶下来后,衣衫不整一脸茫然地站在外边。

混乱中,一个酒鬼打了迪马一拳,瞬间人们一拥而上围殴起了迪马。

随后,人们又重新走回了危楼。

迪马作为这座城市一篇灰白中唯一鲜明的红色,没有死在国家机器的碾压中,死在了民众的愚昧和麻木里。

这座城市仅存的光芒,熄灭了。

这部自黑片,99%的中国电影人想拍但拍不了

至此,危楼塌没塌已经不再重要。

因为这座城市的人心已经溃烂崩塌,这座城市已经堕落到无可救药。

这个故事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。

它讲述个体的悲剧——杀人放火金腰带,修路铺桥无尸骸。

也讲述群体的悲剧——良知被辜负,孤勇被践踏。

这两个悲剧的结果,是社会从内而外整体溃烂的悲剧。

同样,「危楼愚夫」不仅是一个城市的悲剧,也不仅是俄罗斯一国的悲剧。

它是人类普遍的、共通的悲剧。

这部自黑片,99%的中国电影人想拍但拍不了

很难想象,这样一部黑到极致电影是由俄罗斯文化部投资拍摄的。

这部自黑片,99%的中国电影人想拍但拍不了

「俄罗斯文化部支持」几个字,也仿佛“危楼愚夫”般矗立在黑色的背景上。

他们表现出了对「愚夫式」悲剧的体认,也表现出了审视「危楼」的勇气。

他们知道:如果蒙住双眼而非逼视黑暗,这个社会将无可避免地烂到底。

电影铺子

微信 | movpuzi

电影大餐、生活甜点,荤素搭配,常吃不累

这部自黑片,99%的中国电影人想拍但拍不了

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